回到1920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一百三十八章 巫山云雨枉断肠
    [第二卷 文华也育桃李息]第一百三十八章 巫山**枉断肠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十几人赶着牛车和马车,嘻嘻哈哈到了车站。坐上火车,一路到了昆明。此时的昆明,歌舞升平说不上,但是也称得上是乱世里少有的净土。北京城里那种喧嚣的政治气氛在这里根本看不到踪影。

    从北京来的那些学生们,好像看到了世外桃源一样,一个个连呼吸声都自然的轻了下来。林石看着他们脸上安宁享受的神情,心头忽然升起一股淡淡的悲哀,这些学生们在家仇国恨里过了太久,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宁静,而整个中国,像他们一样的学生又是何其多。

    这,是这个时代的悲哀,也是整个中国的悲哀!

    “林先生,我们能做西南联大的学生么?”到了西南联大看了一圈,同来的十几个学生一齐对林石提出这样的要求,林石笑着诺了,任谁看见了这样山水园林一样的校园,这样学术气氛浓厚的校园,这样世外桃源一样的校园,都会不由自主的动心。

    虽然林石这边笑着跟这批学生们道别,可是心里却像吃了黄连一样苦,因为他马上要到家了。家中两个妻子,他应当怎么面对?看看身边静静望着他的宋易龄,林石不知道怎么跟妻子解释:为什么去的时候还是师徒,回来的时候就是夫妻呢?

    看见熟悉的小院,林石无奈的对仍然跟着他的宋易龄说道:“易龄,你回去吧。这件事我和你师母们说。”宋易龄大眼睛眨巴两下:“我怕师父说不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。一个微低沉的女音响起来:“风中,你回来了。”林石一抬头,他心爱地夫人沈梦亭正站在门口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,正向他望过来。

    林石硬着头皮对沈梦亭笑笑,觉得自己的笑容再僵硬不过了,倒是宋易龄落落大方的对着沈梦亭点点头。- 情 人 阁 -网…

    沈梦亭红唇一张,回头对着屋里喊:“瑶瑶。风中回来了。快来看看我们的好夫婿。”林石听了她这话。心头一梗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屋里传来一声回应,过了没多久,沈瑶瑶抱着林南出现在门前,三个女人在台阶上看着林石和宋易龄,眼里带着意味深长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是林南先开了口:“爹爹,为什么妈妈说你不要我们了呢?”一边说着。一边挣扎着要下地,想跑到林石身旁去。

    林石对着女儿歉疚的笑笑:“那是你妈妈不知道详情,其实爹也很委屈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正在对望,远远的有人探头探脑过来看,沈梦亭招招手:“你们先进来,等会儿*平子就回来了,大家再好好说说你在京城办地好事。”

    事情已经到了这等地步,他也没什么好说地了。只好进屋去。宋易龄亦步亦随。进了屋,几人坐定,沈瑶瑶先执着宋易龄地手。凤眼里闪着探究:“易龄,这次在北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怎么北边来的报纸上,登的都是你和你师父结婚的消息,还有几个记者专门来采访我。你好好跟我说说,我不信你师父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宋易龄还没来得及开口,林南就接口道:“是啊是啊,那些记者还有照相机,可好玩了,卡擦一声就冒黑烟了,然后还有囡囡的照片出来,印在一张小纸片上,比画的都像我。”

    沈瑶瑶赏了林南一个栗子:“还说,最近越来越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母女两个地样子,宋易龄忽然心中有些不忍,她虽然为了林石什么都可以做,但是在美国的几年都是沈瑶瑶在照顾她,她们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,她活这么大,除了父亲和林石,接着最亲近的就数二姐和沈瑶瑶了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事到临头,她不能不做,宋易龄在心中暗自祈祷一番,希望沈瑶瑶原谅自己,口中却道:“沈姐姐,我跟师父,也是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听见宋易龄说不得已,林石心头暗松一口气,以为她会说出真相,哪知道她接下来的话,将他送入十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我哥哥将我和师父在一间屋子里关了好多天,这件事情许多人都知道,如果不办婚礼,我和师父的名节就没了,还不如举办一个假婚礼掩人耳目。沈姐姐,我跟师父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,真地!”

    宋易龄一对清水眸子盯着沈瑶瑶,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,沈瑶瑶被她地眼光一盯,心下就软了,但是理智还在。她跟宋易龄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,怎么会不清楚她的性子,她的话,十有**是信不得地,她说她和林石关在一起,什么都没发生,要是没关在一起还好,要是真关在一起很多天,就算什么也没发生

     =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 章 目 录 下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