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事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518章 各回各家
    第一卷欺我辱我我不忍第518章各回各家

    从黑暗的底舱被拎出来,乌延勒让日光刺得睁不开眼,但他听到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。//78无弹窗更新快//

    “秋霜,大功一件,辛苦辛苦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在很久之前,总能令他特别愉快。清爽犹如晨lu,精神气儿十足,既不jiāo得让人起鸡皮疙瘩,也不弱得让人胡乱生出同情。墨紫啊墨紫,他确定她已经看清他的脸,但她为何能若无其事,好像被抓的只是陌生人一样?

    他突然睁开眼,任光芒戳痛,向着声音的方向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不要勉强,和太阳光作对,吃亏的是你的眼睛。”她的声音近在咫尺,音sè不变,但语调中有什么不见了,如隆冬一般冷冽。

    乌延勒咬牙切齿,开始重重呼吸“宋墨紫,你何时变得这么卑鄙,竟拿无辜的孩子来作要胁?”

    “对手卑鄙,我就卑鄙。”墨紫轻笑,面对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童年伙伴,她不会再去回忆“小侯爷到底是大求王的亲弟,无论如何都站在他那边。”

    慢慢适应了光线,乌延勒眼中勾勒出一个身穿银白软甲的女子。她双眼沉墨,面颊桃红,嘴角淡然噙着微笑,高扎一束马尾,一根暗红雕huā木簪扣宝蓝玳瑁,腰间插柄短剑。他禁不住呆了呆,墨紫比以往更美三分。

    紧握成拳,他迫使自己正视敌对的事实“有种你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求人好像特别喜欢让敌人杀了自己。”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插进来,见乌延勒皱眉盯着他,在墨紫身边站定“我是元澄,对小侯爷久仰已久。”

    “元澄?”乌延勒当然知道元澄的身份,但他还有另一个疑huo——怎么有点面熟呢。

    “天美园中元澄的样子多有失礼,小侯爷若从此抹去这段糟糕的记忆,我感ji不尽。”元澄解开他的疑huo。

    乌延勒目光一敛“对了。那天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转而看向墨紫“你可知他喜逛青楼,众人面前与妓子chuáng上调笑?这样的男人何德何能可与我皇兄相比?皇兄他对你一片痴心,你却转投其他男人的怀抱。宋墨紫。我对你失望之极。”

    墨紫想起在大求青楼为逃开乌延勒的酒后胡闹,歪打正着遇到元澄的事来,干咳两声“我与乌延朅早就一刀两断,各自再寻良缘实属天经地义。你对我失望也好,赞同也好,我并无所谓。你也是当叔叔的人了。这么说不怕你皇嫂伤心难过么?”

    乌延勒一愣,短短哼了一声“你如此容不下与别人共shi一夫,却嫁给眠huā宿柳的男人为妻,又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“小侯爷莫非忘了那日事情因何而起?”墨紫不想再提,元澄却不打算让人乱扣huā心的帽子“在我chuáng上之人,其实正是小侯爷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乌延勒立刻反应过来。直盯着墨紫“那天果然是你?”

    墨紫不主动澄清,但也不会否认。“你这一喝酒就发酒疯的毛病实在是让人头疼。”

    乌延勒怔了半晌,颓然垂头“竟然如此,竟是如此。那时我若抓住了你,将你带回皇兄身边,今日一切都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不要再提。乌延勒,我们如今是敌人。你不要再把我这句话当耳旁风,否则总有一天,你会死在我手上。”他们双方只要有一方还在缅怀过去,输赢就成了定数。“乌延朅已经清楚了这一点,我希望你也早点清醒。你和你哥哥不一样,相信如果我们真在战场上相遇,也可以堂堂正正一决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落在你手上,还说什么过去将来。”乌延勒神情有些木然“死在你手上也好。大求欠你那么多。我就当替所有人还债。”

    叶儿听到这句话,不由大骇,对墨紫道“小姐,你不可以不念旧情。我有错,月湘有错,王也有错,唯独延勒没有做过一桩对不起你的事。要杀,就杀我,求你放过他吧。”

    墨紫笑了一声“无辜?我兄弟也无辜,却死在大求人的手上。你们挑起的战争死了多少无辜的人,压根就不会去想吧。不过,你们几个是不会死的。乌延朅只有一个亲弟弟,我相信他还不至于冷血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乌延勒眼睛眯起“你想以我要胁我皇兄?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提一个很小的要求。”墨紫对兵士们挥挥手,让他们将俘虏押下去“我们要么不留俘虏,要么善待俘虏。放心,你和你哥哥很快会重逢。别歪曲我的意思,我是说活着重逢。”

    风吹对岸,乌延朅正在大营中和众将商议军情,听到有人在帐外急报。

    “王,宋军送来宣战书!”

    宣战书?乌延朅不懂这有什么必要,但觉

     =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 章 目 录 下 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