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事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515章 大战前夕
    第一卷欺我辱我我不忍第515章大战前夕

    哐啷——

    药碗砸得稀巴烂。//78无弹窗更新快//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乌延震惊地看着单膝跪地的端格狩。

    “王上息怒。”端格狩双膝着地,“末将失察,请王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封州水寨失守?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乌延猛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乌延勒连忙倒水递上去,“王莫急,事情尚未清楚,而且就算封州水寨落入宋军手中,他们也不能跳开玉陵作战太久,粮草军备是会耗尽的。”

    乌延却不那么乐观,“封州乃孤后方,为了攻占玉陵,孤主力已出,除了北境二十万兵马,国内只有地方府兵。宋军一旦登岸,五万人可火速攻占整个封州,甚至其他州城。粮草可以抢,军备可以缴,你们以为宋军是大善人吗?别忘了,他们对大求不留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立刻调派北境斯丹将军前往封州。”乌延勒心里急,但又怕刺ji生着病的兄长。

    “端格狩,别跪了,给孤拿地图来。”乌延撑站起来。

    端格狩马上将地图摊在乌延面前。

    乌延看着地图,不由怒气横生,“孤就不明白,西翼江面在我们严密掌控之下,究竟宋军是怎么过——”突然联想到前些日子巡船失踪的事,顿时恍然大悟,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王,恕末将驽钝,他们到底如何过去的?”端格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长了翅膀,而是我们收了翅膀。巡船失踪是他们搞得鬼我们没查出原因,以为他们隐身在港镇之中,所以紧收两翼,盘查各港码头,江中反而开出一条道来。”乌延苦笑,想明白了,却也晚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运五万人至少需要三四艘船,那么多船从江中过不可能没有动静的。末将在沿江五日,到了晚上也十分警醒,确实不曾听到异动。”端格狩却还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她造的船,你听不到动静也正常。你可知她近来的新船,舵浆都在水面下,以机关带动,行进无声速度又快,大求船远不能及。即便我们仿制了投球器和大弩,至今仍未解开爆球的秘密。还有,原南德蒋氏海上可称王却全部死于宋人手中,说明她还会造海船。”乌延双眼渐犀利,突指东面,“塔江接海,封州离海也不过百里。莫非声东击西,以小股兵力在西翼引起我们的注意,大部队走了海道?”

    “可是冬日海上风浪大,如何走得?”乌延勒觉得不能。

    乌延没有再说如果是墨紫就走得的话,已经没有意义了,她如今是他的敌人你死我活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退兵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端格狩诧异看着他,“王!我们死了这么多弟兄,才能坚持到今日。如果宋军五万在封州此时衡城就只有十万人,只要您立刻下令攻城,整个玉陵就可以拿下。不能退兵!一旦退,宋军得以喘息,再趁势反扑,我们的仗就白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退兵?”乌延冷笑,指尖敲着地图,“你看清楚如果他们真得已经打开海路海边多数没有城镇,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大船运兵到家门口打下封州,北境乃至大都。大周与宋人有盟约,因为王皇后夺宫,导致朝廷官员新旧交替,乱糟糟了好一阵,如今也差不多要恢复过来了。若大周对大求北境宣战,二十万别说调去帮封州,守不守得住也成了问题。不退兵,你是想要头尾顾不得,丢了老家,从此扎在这块小地方吗?”

    端格狩哑然。

    乌延长叹一声,“孤何尝不知再夺玉陵有多辛苦,死了多少人,耗了多少国力,就差那么一个州就是我大求土地了。然而,战争的胜利最讲时机。当孤没有料到宋人会舍近取远打我们的门户时,这场仗就已经赢不了了。但是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我们不能因小失大,让人侵入我大求百年基业。这一次输了,还有下一次。狼族之心永不死,鹰神会引领我们。”

    端格狩再跪,“王上,末将没用,竟让宋军钻了空子。末将愿打先锋,势必拿回封州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你的错,只能说对手狡猾。”虽然对端格狩说得好,乌延内心是沮丧的。出兵玉陵两次,却两次让同样的对手逼退,真是窝囊极了。尤其是这第二回合,不惜耗入持久战,不惜人力物力,他铁了心要拿下的地方,却让人钻了老窝。多狠的一招。他可以不退,玉陵就成了他的国,大求由宋和周瓜分,最终两边一挤,他什么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“王,我愿与端格将军同行,先解本土之难。”乌延勒也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,孤与你们一道打回去。他们敢吃封州,身后一定还有援军,

     =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 章 目 录 下 页